潍坊传媒网:杭州车主:接了一单60余元的顺风车,却要赔32万

一单60多块钱的顺风车生意,本该一路顺风。不意,路上顺风车司机将车开到对向车道,导致车上搭客在事故中受伤。

事故中的另一方车辆已通过交强险,在12200元无责范围内理赔给搭客,但这笔赔偿款对治疗破费来说还差得远。现搭客将顺风车司机、顺风车平台、保险公司告到杭州建德法院,要求赔偿32万元。

司机负事故全责

副驾驶座上搭客9级伤残

2018年5月23日,杭州建德的温女士打了一辆顺风车,顺风车车主华先生接了单。这一单,华先生能收入60余元。某保险公司在顺风车订单天生后,就为搭客温女士赠送了一份《机动车驾驶职员意外险》。

温女士上车后,坐在了副驾驶座上。在行驶中,因华先生操作欠妥,把车开到了对向车道,后与对向车相撞,造成温女士受伤。经交警认定,华先生负事故所有责任。而温女士的伤情,已组成九级伤残。

事故中的另一辆是无责方,事故发生后,其的车辆交强险只能在12200元无责范围内理赔给温女士。但这笔钱不足以填补温女士的损失。

后温女士以机动车交通事故纠纷为由,将华先生、顺风车平台方、保险公司诉至法院,要求三被告负担赔偿责任,要求赔偿医疗费、住院伙食津贴、营养费、误工费、伤残赔偿金、精神抚慰金、交通费、判定费,合计32万元。

案子开庭审理时,华先生说 ,他以为应当由保险公司及顺风车平台方先行赔偿,后再由他对剩余款子负担赔偿责任。

顺风车平台方则以为,顺风车信息服务平台由某公司运营,顺风车平台方不应是本案被告。此外,顺风车平台方及某公司均未提供承运服务,不应负担赔偿责任。

保险公司则抗辩说,温女士投保的《机动车驾驶职员意外险》,仅包罗医疗费、残疾赔偿金、住院津贴3项,而且该意外险属于人身险,属于条约纠纷,保险公司不应当被列为此机动车交通事故纠纷案的配合被告。

法官:平台方

不应负担赔偿责任

对此,法官指出,从现有的判例来看,顺风车属于私人小客车合乘,由合乘平台提供信息服务,合乘提供者和合乘者凭据展示的信息自由选择合乘工具,合乘提供者与合乘者通过平台杀青合乘民事法律关系,相关责任义务由合乘各方依法负担。

某公司运营的顺风车平台只卖力公布合乘信息,由车主和合乘者自行匹配门路并举行联系,平台就匹配乐成的订单收取10%的信息服务费,某公司提供的应为居间服务,不是运输条约的当事人,不存在侵权行为和责任。

,

Sunbet

www.0379st.com信誉来自于每一位客户的口碑,Sunbet贴心的服务,让你尊享贵宾通道,秒速提现,秒速到账,同行业中体验更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