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我们陷《xian》入长 chang[期哀伤,该「gai」如何应对(dui)?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nextquestion (ID:gh_2414d982daee)编“bian”译:Vicky,编辑:EY,头图来自:视觉中国


延{yan}长哀伤障碍(prolonged grief disorder, PGD)是心理学家刚刚开始承认和理解的一种哀伤,有时被称为“复杂的哀伤”。患有PGD的人不仅仅是在努力“克服它”, 他们患上 shang[的这种障碍有明确定义,最近被添加到了《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》(DSM)中。


延长哀伤障碍的特征包括沉浸在失去的情绪中无{wu}法自拔,这使他们处于长期哀悼的状态,严重影响他们的工作能力、为人父母或作为伴侣的能力等,这类人群还面临自杀的风险。新的研究表明,这类患者也可能表现出独特的大脑活动模式。抗抑郁药物或针对正常哀伤反应的治疗对他们来说没有效果,只有为PGD量【liang】身定制的新疗法才能缓解他们的部分症状。


研究人员估计,失去至亲的人群中有5%~15%会患上PGD;在任何特定时刻,世界上都大约有2%~3%的人正在经历PGD——但前提是世界还没有经历一场迄今为止已造成超过600万人死亡的大规模流行疾病,结果就是留下的人群中出现了更多的PGD病例。


图片来源:nikaniki/freepik


一、当哀伤变得复杂


2019年,DSM指导委员会召开了丧亲‘qin’之痛专家研讨会,以制定区分PGD与正常哀伤的标准。前者的一个关键性特征是:哀伤的急性症状持续时间比平时更长,包括麻木、情绪痛苦、难以维持关系和极度孤独。为了避免“病态化”正常的哀伤过程,委员会选择了12个月作为PGD开始的截止时间,尽管这种疾病通常可以被更早诊断出来。


流行病学家霍利普里格森(Holly Prigerson)表示,PGD还呈现出一些通常在正常哀伤中‘zhong’不常见的特征。他是DSM相关标准制定的关键人物,并在2021年《临床心理学年鉴(jian)》(Annual Review of Clinical Psychology)中与人合作撰写了PGD诊断历史的部分。其中值‘zhi’得注意的是认同障碍:“患有PGD的人感到他们不确定自己是谁、如何融入「ru」、归属何处;他们觉得生活缺乏意义、未来缺乏快乐的希冀。”


此外,研究人员注意到经历PGD和非复杂性哀伤的人群,两者之间的大脑活动存在差异。在一项使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的研究中,研究人员发现,当提醒哀伤者他们失踪的亲人时,两种类型的悲伤者都会表现出与疼痛相关的大脑活动。但经历PGD的人,他们大脑中被称为伏隔核的脑区表现出额外的活动,该区域是与奖励和渴望相关的大脑通路的一部分。其他神经影像学《xue》研究跟踪绘制了PGD患者的大脑模式,这些模式似乎与成瘾者的大脑模式相匹‘pi’配,而后者的问题也是因为奖励通路引发的。


 图片来源:pixabay


PGD对其亲历者和他们周围的人来说可能是非常具有破坏性的。研究表明,它可能增加许多健康问题的风险,例如睡眠困难、药物滥用、免疫异常、癌症和心血管疾病。


在一项研究中,研究人员采访了150位配偶刚入院的人,并在其配偶去世后进行了多次采访。在那些出现创伤性哀伤的人中,19%的人患上了心脏病,而正在经历正常哀伤的人中这一比例为5%。经历创伤性哀伤的人中有15%在其配偶去世后25个“ge”月内被诊断出患有癌症,而正常哀伤的寡妇和鳏夫则《ze》没有出现这样的问题。


另一项研究对近150名经历了复杂性哀伤的人进“jin”行“xing”了采样,结果发现65%的人有想死的念头,38%的人有自毁行为,9%的人尝试自杀。


二、新冠疫情让一〖yi〗切更为复杂


2020年4月,心理学家马尔滕艾斯玛〖ma〗(Maarten Ei *** a)领导的研究小组敲响了警钟:他们在《精神病学研究》(Psychiatry Research)上发表了一篇快报,快报警告说,在新冠期间,延长哀伤发生的比率可能会飙升。他们指出,以前就发生过类似的悲剧:例如2008年中国 guo[的汶川地震,丧亲的幸存者中有70%可能患有PGD,这一比例比平时高很多。根据艾斯玛和他团队的说法,这些数据表明,在高度压力的环境中突然失去至亲之后,人们更有可能患上PGD。


研究人员对新冠的担忧是基于已知的PGD风险因素,这些因素是多年来通过采访遭受重大损失的人群确定的。其中一个例子是耶鲁大学的丧亲‘qin’研究。研究人员与数百名在过去六个月内失去家人的人进行了交谈,然后又与他们“men”交谈了两次,平均采访节点为家人去世后11个月和20个月之后。基于这项研究和其他研究,研究人员汇总了似乎会增加PGD风险的因素。心理学家罗伯特内迈尔(Robert Neimeyer)表示,大多数都与“我们是谁,我们失去了谁以及我们如何失去他们”有关。


例如,在失去孩子或爱人之后《hou》,或者当死亡来的过于突然、意外或暴力时(因为自杀、事故或谋杀导致的死亡),人们更有可能患上PGD。有情绪或焦虑症以及药物滥用史的人也更有可能患上PGD。


早期创伤可能使某人易患PGD:对85名丧偶者的{de}采访表明,在童年时期失去父母的人中,有43%在其配偶去世多年后发展为创伤性哀伤,而在年幼时没有失去父母的人中,这一比例(li)为13%。在样本中,所有童年时期经历过虐待的人(ren)都出现了创伤性哀伤,而其他人群中这一比例为14%。至亲之人去世的地点似《si》乎也很重要:一项针对300多名癌症患者的护理人员的研究发现,亲人在医院死亡的护理人员中,有22%患上了PGD。相比之下,亲人死【si】于家中并接受了 liao[临终关怀的护理人员中只有5%经历了延长哀伤。


现在想要了解因为新冠失去某人是否会增加一个人患PGD的风险还为时过早。一些研究表明新冠有可能增加相 xiang[关风险,但数据结果好坏参半。尽管如此,流行病的某些关键方面,例如缺乏支持,是PGD的已知风险因素。


三、定制化疗法


治疗正常哀伤和抑郁的心《xin》理疗法和药物{wu}通常对PGD无效。但研究人员使用专门针对『dui』复杂哀伤的方法取‘qu’得《de》了一些成功。一些治疗方‘fang’法,尤其是专注于帮助人们改变不健康行为和思维模式的认知行为疗法(CBT)——已被证明对患者有所助益,研究人员继续探索如何进一步改进治疗方法。


例如,2014年的一项研究发现,将CBT与暴露疗法(患者重温亲人死亡的记忆)相结合,对PGD的疗效是单独使用CBT的三倍。经过10次CBT和4次暴露疗法后,只有15%的参与者仍然符合PGD诊断标准。


普《pu》里格《ge》森和其他专家还注意到哥伦比亚大学《xue》的希尔开发的治疗方案是有效的,该方案使用了CBT的元素,但也借鉴了其它方法。例如,帮助丧亲者设定个人目【mu】标,这能带给他们希望、热情和有意义的感觉。2005年一项对‘dui’95名PGD患者进行的研究发现,被分配接受这种16次一疗程方案的患者中,超过一半的人症状减轻,而接受非PGD定制化标{biao}准心理治疗的患者中仅有28%的人症状减轻。随后的研究——包括2014年对150人的研究——也报告说,希尔的方法对PGD的效果优于标准疗法。


研究人员正在探索其它选择,包括‘kuo’在有患PGD风险的人经历丧亲之痛后不久开始线上治疗。这种疗法将通过帮助人们找到享受和重新开启生活的方式来缓解PGD的症状。


鉴于PGD患者的大脑活动与成瘾患者的相似,普里格森和其他人还在考察纳曲酮(这种药物主要针对酒精或阿片类药(yao)物成瘾者的奖励系统)是否可以用于治疗PGD,但现在判断它是否能缓解症状还为时过早。


尽管各类疗法都已经具备潜力,但目前研究PGD还仅仅是个小众领域。希望在不‘bu’久{jiu}的将来,有更多人能够关注PGD并致“zhi”力于相关疗法的研发。


 图片来源:drawlab19/freepik


编译来源:https://knowablemagazine.org/article/mind/2022/pain-prolonged-grief-disorder
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nextquestion (ID:gh_2414d982daee),编译:Vicky,编辑:EY